三琴

记个小脑洞,占tag抱歉。


有ooc。




风拂过耳边,一片银杏叶飘落在江湖侠士的指尖,他转身一瞥,看着远处缓行而来的身影。


“李泽言?”


“嗯,你在这里干嘛?”


“悼念故人,要走了。”


说着从对方身旁走过,那名年轻的君王在侠士走后,在树下站立了许久。


悼念那逝去的单纯少年和曾经的爱人。


  


----------------------


稍微解释一下脑洞,就是飞飞曾经是总裁的侍卫,后来因为各种因素被逐出皇宫,在江湖上闯荡时进了个门派,后来知道是黑道势力时已为时已晚。


送给现在的粉,谢谢你们,六一快乐

这次就不打tag了,送你们一篇小段子。
说好的花羊一直拖到现在,还是没时间,抱歉了QAQ
送篇明唐吧。

以下正文。
标准前后文不符。


在人前,你总喊我的中原名字。
“陆澪漠”
两人独处时,你才肯叫我的本名。
“萨莫”
算了,反正是自己媳妇,还是得自己宠
是吧?

“陆澪漠、你说,咱俩的孩子会是长什么样的?”

“媳妇儿,你想要个孩子?”

“也不是很想,总之就是...哎呀卧操!瓜娃子给老子滚开!”

“不是想要孩子?咱这就造个孩子”

明唐 花吐症(完)

*依舊繁體字
*最近沒時間寫所以很倉促的把這篇結束了,之後有時間就更個番外,想看什麼梗可以在下面留言呦


被唐灕闇突然的吻嚇了一跳,喉頭那哽住感覺又來了,陸澪漠趕緊推開對方偏過頭咳了起來。

一朵沾著些許血滴的花落在地上。

看著陸澪漠咳完,自己也有些想吐。
他乾嘔了幾聲,也吐出了花。

“這…算是痊癒了?”唐灕闇思考了下,回想著好友跟自己說過的話,頓時確信自己和一旁這隻大貓是痊癒了。

“灕闇”他忽然開口,把還在思考的人喚會了神。
“嗯?等等、你叫我的名字?”唐灕闇偏過頭看向他,一臉的不可思議。
“怎麼?我不能喚你的名字?”他輕笑了下,走向對方。

“你幹嘛?”被那人注視著,平時冷淡的臉有了不一樣的表情。
“我喜歡你,你可願與我回大漠?”說完,他等著對方回答。

“自然是願的,薩莫”
“灕闇,你怎麼知道我的本名?”陸澪漠驚訝的問,眼前的人露出有些愉快的微笑。
“等回去了再告訴你,時間還長”

明唐 花吐症(3)

*依舊整篇繁體字

“再這樣下去、我可就真沒多少時間了”唐灕闇自言自語道。
經過一月,他發現自己對陸澪漠越加思念,吐的花也越多,期間,墨凌也來找過他幾回,每次都來勸他早些坦白就早些脫離。
“去跟他坦白了吧…”如此想著,但他還是託師弟幫忙送了一封信。

陸澪漠拿到信時是驚訝的。
他就這麼等了幾日,等著信裡約定的日子到來。

唐灕闇找了個隱密的地方,那兒是他倆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咳、咳…”喉頭一哽,他又吐出了花。
一股熟悉的氣息從後頭飄來,他來了。
“唐兄”
唐灕闇轉過頭看去,他怔了怔,隨即開口說道。
“一月不見,你倒消瘦許多”
“是啊,畢竟太思念一人了,難免就瘦了些”他還是那欠揍的嘴臉,但話裡充滿了思念。
“呵,相思使人消瘦,這話不是假的”說完,唐灕闇朝著陸澪漠走去,碰上他那薄唇。

明唐 花吐症 (2)

*有『』為回憶
*花羊只是來打醬油
*依舊整篇都是繁體字

自那次出完任務後,他倆就再沒一起出過任務。
而唐灕闇吐的花一次比一次還多。

“咳、咳…”喉頭被哽住的感覺讓他痛苦的一直咳著。
他靠著門板,看著地上的花,想起一月前去找好友“看病”時的情形。

『墨凌,你說,一直吐出花瓣這是什麼病?』
被喚為墨凌的萬花谷弟子愣了愣,放下手上的書看向他。
『…誰?』換唐灕闇愣了,他很少看到墨凌如此擔心的表情。
『我』
墨凌眉頭深皺,開口問道。
『多久了?』
唐灕闇思考了會。
『自上次出完任務到現在、也就幾天而已』
『…你可有心慕之人?』
他腦裡立馬浮現陸澪漠的臉,隨即搖了搖頭。
『不,不可能是他』
墨凌嘆了口氣。
『你知道我的道侶吧?』
『清玄道長?』
『沒錯、他也曾跟你一樣』
換唐灕闇呆了,沒事扯你家道侶幹嘛?
『罹患這病之後、壽命只會剩三個月』
墨凌語重心長的說。
『那痊癒的方法呢?』
他急了。
『與心慕之人兩情相悅、抑或放棄這股感情』
墨凌看著他,知道他一時無法消化完這些消息,將人親自送回才又離開。

自那日後、已過一月。
唐灕闇的病越加嚴重。
陸澪漠也是。

明唐 花吐症(1)

*第一次發文有點興奮
*突如其來的腦洞
*一定是he
*如有雷同、算我抄襲
*全文都是繁體字

“咳、咳咳…”突然的不適感讓唐灕闇猛的咳了起來。
他看著散落在手上的花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唐兄怎麼了?”一個明教朝他這走來。
“無事、我們快走,等會官兵就該來了”說完,唐灕闇自顧自的離開了,沒理會到明教的異樣。

“連我…也對唐兄如此著迷了嗎?”陸澪漠看著手上沾到血滴的花瓣,笑出了聲。

唐灕闇走了一段距離,看著剛才咳在手裡的花瓣,一臉厭惡的將它撒在地上。
正好被陸澪漠看到了,他開始思考自己是否該放棄這段戀情了。